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怀远文学:淮北平原的璀璨明珠——澥河美景入画来

2020-7-7 14:40 | 来源: 怀远热线  | 作者: 包集镇   被阅读1050次 我要评论(0)
摘要:  一个仲夏轻雾迷蒙的早晨,笔者来到澥河边上,站在位于怀远县和固镇县交界的瓦疃大桥上,凭栏远眺,欣赏澥河和澥河两岸的美景。  澥河源于安徽省濉溪县潘大庄,西北东南走向,流经宿州、怀远、固镇,入浍河,全 ...
  一个仲夏轻雾迷蒙的早晨,笔者来到澥河边上,站在位于怀远县和固镇县交界的瓦疃大桥上,凭栏远眺,欣赏澥河和澥河两岸的美景。




  澥河源于安徽省濉溪县潘大庄,西北东南走向,流经宿州、怀远、固镇,入浍河,全长97.5公里。值得一提的是,澥河流域的双堆集是淮海战役主战场,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在这里英雄献身。双堆集革命烈士纪念馆已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澥河中游的怀远包集阻击战也为淮海战役的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包集阻击战发生在1948年,是人民解放军在澥河南岸为阻击蚌埠北上增援徐州之敌而进行的一场激战,经过7天7夜的战斗,钳制和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有效地策应了淮海战役的胜利。这段历史在1986年版的《包集区志》和怀远县政协文史资料中都有详实的记载。红色澥河已经载入了史册。

  我们居住的村庄距离澥河仅1公里,我对澥河充满了敬畏,把她视为母亲河。小时候常跟大人们一起来到澥河洗澡、捉鱼;中年的时候,曾在澥河边上打拼,在澥河南岸的一家工厂务工,我给家里挣了一台手扶拖拉机,大幅度提升了农业生产能力。澥河,谁在这里耕耘,谁就在这里收获。

  薄雾中的澥河有一种朦胧的美,近看,澥河风平浪静,碧水悠悠。一群鸟儿在河面上空翱翔,欢叫着从北岸飞到南岸,又从南岸飞到北岸,循环往复,似乎在享受晨曦中的快乐时光。

  一阵潺潺的水声吸引了我的目光,仔细一看,是一条支沟排入的水流,眼下正是梅雨季节,澥河两岸的农田积水大都通过沟渠排入澥河。特别是我们这一带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只有这么一条河流,行洪排涝全靠澥河挑大梁。往年发大水的时候,农田、村庄到处一片汪洋。澥河海纳百川,济百姓苍生,解八方水患。面对汹涌的洪水,澥河不惧惊涛骇浪,从容不迫,把滚滚的洪水赶走,守护着两岸的村庄和良田。近年来,澥河经过治理,在农业生产中更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就拿今年来说吧,我们这一带也经历了强降雨,但农作物安然无恙,主要就是澥河发挥了排涝功效。

  置身澥河,不能不说说脚下的这座澥河大桥,说说它的前世今生。我记忆中的澥河大桥,也称瓦疃大桥,最初是一座木质高架桥,走在桥上木板桥面会发出“咚咚”的声音,脚下有颤动。小孩子会不由自主把心收紧,拉紧大人的手。我每每经过这里,都会跑着过桥,生怕掉下去似的。其实,这座木桥已经达到了设计使用寿命的最后阶段,桥中央和两端出现了多个天洞,人们经过大桥时都要小心翼翼地避开洞口。桥下面横七竖八的桥柱已曾褐黑色,枯朽严重。桥洞阴深深的,偶有蛇虫攀爬蠕动,令人毛骨悚然。一大群麻雀在桥部顶端垒窝筑巢,繁衍生息。一有风吹草动,麻雀就会惊叫着四处飞散。茂密的水草缠绕着苍老的木柱,一只老蟾蜍瞪着世态炎凉,苟延残喘。

  木桥就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支撑了一年又一年。有人传说桥的深层下面有一条龙保佑着大桥平安无事,其实这只是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罢了。

  80年代末期,瓦疃木桥完成它的使命,走进历史。地方党委政府把木桥改建成混凝土结构漫水桥,但无法满足行洪排涝和两岸日益增长的经济、交通往来。后来,瓦疃大桥建成了高端大气、横跨澥河的高架桥,在两岸经济和社会交往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去年以来,206国道宿州段改造扩建,往返宿州、淮北、蚌埠、淮南等地的客货运车辆全部绕道瓦疃大桥,固镇的瓦疃和怀远的包集一线成为最为忙碌的交通线,两岸人民的交往已经深度融合。

  在澥河治理的进程中,瓦疃大桥东西分别建成了桥口大桥、张姚大桥、方店大桥,把固镇、怀远、宿州三角经济带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在辽阔的平原上,澥河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收回思绪,眺望远处的澥河,两岸森林无边,村庄星罗棋布。忽然,一条小木船由远及近,朝我这个方向驶来。摆渡的是一位老人,须发斑白,个头不高,但身板硬朗,时不时地吼上几嗓子民歌:“悠悠澥河水,鱼虾肥又美。两岸美景惹人醉,幸福生活乐心里......”悠长的歌声,在澥河的上空回荡。老人一边兴致勃勃地放歌,一边巡游,忽而泊下小船,拎起渔网,洒向河面,一网就打捞几条活蹦乱跳的鲜鱼。老人把大鱼收入囊中,把网底的小鱼小虾扔进河里。几只鸭子跟在小船后面翻腾跳跃,争抢老人丢进河里的“美食”。

  我忽然闪过上船一游的念头,等老人靠近大桥的时候,便热情地跟他打起了招呼,请求上船领略大河风光,老人欣然应允,他说我已不是第一个上船赏景的人了。

  小船靠岸,在水面上晃晃悠悠。在老人的帮扶下,我小心翼翼地登上了小船。我们在河中漫游,亲热地攀谈起来。老人是个爽快人,竹筒倒豆子,有啥说啥。他是在澥河边长大、变老的,地地道道的澥河人。他说,自己农忙种地,农闲就在河里逮鱼捉虾,下酒有鱼,烧汤有鱼,待客有鱼,送礼有鱼,生活有滋有味。逮的鱼多了,拿到集市上也能换些油盐。这两年,村里聘他担任巡河员,参与保护澥河的行动,老人呆在河里的时间就更多了。他把自己融入澥河,更加执念于珍视和保护澥河,劝阻非法采砂,打捞垃圾漂浮物,修剪河堤林木,放生野生动物,宣传保护母亲河的意义。老人动情地说,自己就是为河而生的,澥河的儿子。我对老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老人常在河边走,先后2次救起落水的儿童,挽救了2个完整的家庭。他还教会本村好几个孩子学会了游泳,增强了他们的自救能力。

  太阳升起来了,云开雾散,晴空万里,水面波光粼粼,澥河美丽的容颜更加清晰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坐在小船上,如此亲近河水,亲近自然,亲近守河人,我有一份激动,更有一份感动。

  澥河流域不仅景色宜人,而且历史、文化悠久。沐浴新时代文明实践的春风,以“澥河”命名的农民文化广场、主题公园、文艺团体层出不穷,各地都在致力打造澥河文化名片。

  澥河,已成为淮北平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责任编辑:论坛编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