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王琼《又到小麦开镰时》

2021-6-8 11:18 | 来源: 怀远热线  | 作者: 王琼   被阅读27984次 我要评论(3)
摘要:又到小麦开镰时王琼   今天天气晴朗。早上一大早便往桥南赶。昨天约好与徐老师一块去秸秆禁烧值守点驻守。他自上月月底就过来了,我因在市里借用一直抽不开身去,今天正好是周六,便一道前往。徐老师今年就要退休 ...
又到小麦开镰时
王琼

  今天天气晴朗。早上一大早便往桥南赶。昨天约好与徐老师一块去秸秆禁烧值守点驻守。他自上月月底就过来了,我因在市里借用一直抽不开身去,今天正好是周六,便一道前往。徐老师今年就要退休了,可对工作的敬业精神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

出发前我们先到单位转一圈。几只喜鹊纵身飞到池塘边的柳梢上,夏风刮得很大,喜鹊随风摇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远处,一棵开满粉红色绒花的榕树上,还有几只叽叽喳喳的喜鹊叫了不停。知了“知了”还没有来到,可小麦已经成熟了。池塘里的水面上长出一棵棵菱角秧,嫩绿的秧子一棵挨着一棵,把水面全变成它的温床,仔细看看,菱角的叶子边锯齿状的缺口,像谁丢下的小梳子。

去年的秸秆禁烧驻守是在大西南的芡河边,而今年是在青葱之村的沈郢。今天的太阳火辣辣的,像冬天在火炉边。三十年前的太阳不会有现在这么火辣吧,若不然家在农村、工作在农村的我,在夏季小麦开镰时,亲自下地割麦,再把麦秸拉回到打麦场上,赶着老黄牛拖着石磙在辗压麦秸,扬场出麦粒,怎么能承受了那么多的苦和累呢?

一切经历都是美好的风景。当年的徐老师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工作第一站就到我们学校教师,如今他已毕业四十年了,今年就要光荣退休。他说,人这一辈子,其实做不了几件事,转眼间几十年就一晃过来了。我从他脸上的表情上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神色,能理解一个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工作一辈子的人,在即将离开工作岗位时的留恋与无奈。

徐老师不论是教书,还是在从事财政工作几十年,都兢兢业业,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他自秸秆禁烧开始,就日夜坚守在驻守点上。我前几天从禁烧群里也看到脸色已晒黑的他,今天见了愈发地油黑发亮,连头发也稀疏多了。农业机械化收割不仅把群众从繁重的手工收割中解放出来,也大大缩短了小麦收割时间。短短不到一周,这个村的小麦已全部收割完毕,群众只要把麦草清运干净就大功告成。现在的群众政治觉悟和环境意识都大大提高了,没有人不支持秸秆综合利用,不再想把秸秆焚烧了。好的政策需要宣传,需要得到群众的拥护支持才行。这个村离县城很近,有着种植青葱的传统种植习惯。

在驻守点附近,是大片刚分好的葱地,地里还有几个戴头巾的妇女在栽惹。葱地边上还有几块桃园,几行拖着青藤的西瓜秧。再过一段时间,桃子长得又大又红,西瓜结得又大又圆,分葱变得又青又嫩,那时候我再来到这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呢?坐在驻守点里,一边看着群众在田野里拉运秸秆,一边与一位村里抽的秸秆禁烧驻守的老大姐聊天。我问,老大姐今年可有六十岁来?"我才五十七岁,愁的,看上去很老吧!"我不由得吃了一惊,她看上去起码要有七十岁,我还少说十岁,怎么悬殊这么大。通过细谈才知道,她家当家的人有病,还是特别厉害的不治之症,当初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最多撑半年,现在已经又活了八年了,除了腿脚不方便,其余的都恢复好了,真是奇迹中的竒迹,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八年前,大姐的当家人只肩膀有点不舒服,后来疼狠了去了县级医院治疗,检查竟是恶性肿瘤。做过手术以后又转移到几个地方,医生说没治了,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了蚌埠肿瘤医院治疗。医生让他吃一种价格高达一万七的药剂,每个月吃一剂,半年下来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以后又每三个月、每半年吃一剂,连续吃了好几年,病恢复正常了,钱也花了几十万。“大姐,有人在比什么都好,一家人能在一起比什么都幸福!”接到单位领导打给我回村里吃饭的电话后,我由衷地对这位大姐说。回村的路上,我不由得地想起了离开我已二十一年的父亲。当年身壮如牛的父亲,在我眼里就是天的父亲,得了不治之症之后只活了两年就撤手而去。若是能有这样好这样见效的药剂,我便是摔锅卖铁也要给父亲用上这种药,哪怕能多活一年,半年,一个月,一天也感到无比欣慰。

离开农村久了,不直接从事小麦收割,就感觉夏天的太阳火辣辣的。工作的时候坐在空调屋里,还想把温度调得很低。不脚上沾满泥土,不去到群众中去,不去给他们交流谈心,又怎么能够了解农村了解农民,知道农村的变化,了解农民的急愁所盼呢?吃过饭,我早早地回到驻守点。这位大姐不知从哪摘了一袋桃子,捡了个最红最大的递给我,我连忙用矿泉水冲洗一下吃了一口,又脆又甜。我换下大姐,让她回家休息。

“上哪能休息,我还要给花生浇点水,家里还有个要照的人呢。”天气十分晴朗,可她一脸的愁云。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农业全面发展,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富裕,不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事,做好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一切经历都是最美好的风景,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我仿佛又看到柳树梢头上那只喜鹊,耳边听到轰轰隆隆的声音,阳光依然很好!

责任编辑:怀论羊羊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jay 2021-6-8 14:43
楼主已成仙,有事请求签!
引用 毁灭性喜欢 2021-6-9 08:26
我是火华哥,抢沙发专业户。。。。
引用 幸福好远 2021-6-10 14:14
报告!别开枪,我就是路过来看看的。。。

查看全部评论(3)